English|阿拉伯语|日本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主页 > 孔孟文化 > 国学新知 >

一年亏损十几万 仍要坚守市中心 读《孟子》年轻白领相聚“国学

2017-03-18 22:36   来源:未知
 一年亏损十几万 仍要坚守市中心 读《孟子》年轻白领相聚“国学新知” 昵图网



  古籍有没有泛黄?历史的文脉有没有因此而有些茫远?

  都市里的一群年轻人,通过网络互相结识,每周聚在一所书院,捧着各种版本的古籍经典,一起学习、交流。这是一种复古?又或者是一种时尚?还是一些人梦想中的生活状态?

  实现这样一个梦会不会很难?不,“国学新知”的参与者用事实证明,他们已经成功了。开办1年多、聚集了20多名书友,并在网络上拥有五位数的粉丝,被戏称为“山长”的徐渊说:“国学新知是一个起点,希望它像星星之火那样,"燎"遍上海甚至更大的范围。”

  本报记者 丁元元

  学友在一起讨论古典名著。

  本版摄影 实习生 李之祺 记者 杨磊

  一本《左传》聚起一帮“书呆子”

  “国学新知”创办至今,只不过一年多时间。2010年1月16日,三五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聚读《左传》的时候,“国学新知”的创始人徐渊也没有想到,如今“国学新知”小站在豆瓣网站上的粉丝已经达到了五位数。

  徐渊是复旦大学的理工科学士,又在管理学院读了硕士,3年前研究生毕业。学生时代,徐渊花了2年半时间跟着老师通读《公羊传》,还花了半年时间学习《仪礼》。

  离开了校园,徐渊发现,想找几个志同道合一起读《左传》着实不易。他向记者表示:“读古籍是非常艰苦的过程,所以我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读,一方面可以互相督促着坚持下去。另一方面也可以一起发现问题,互相帮忙提高。于是,我想到了网络。”

  徐渊在网上成立了一个“海上古典读书会”,通过这个平台,和他一起读《左传》的朋友也从三五个增加到了20多个。经过了30多次的“《左传》聚读会”,徐渊觉得这样的模式已经基本成熟,于是如今的“国学新知”应运而生。

  “国学新知”大部分聚读活动都在“国学书院”常熟路的一座老洋房内举行。这里是平时徐渊工作的地方,一楼的会议室,便是晚上年轻人读书的所在。

  每周“国学新知”的聚读活动内容很丰富星期一晚上读《诗经》、星期二晚上读《老子》,星期三晚上原来读《孟子》,现在这个小组已经把《孟子》读完了,又开始读《论语》,周六晚上还有读《礼记》、《大学》和《左传》的小组每个小组都会有一些核心成员,也有一些成员来了不久后就消失了,用徐渊的话来说:“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到20个人一起读书,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他说,参与“聚读”活动的大部分是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白领,有高级技术人员,有咨询公司的,还有从事IT行业的……总体来说学历都比较高,不少都是名校毕业的。

  大部分的小组,都会有一位“领读人”。“领读人”有牛津大学的生化博士,也有华师大专攻《诗经》的博士、比较文学的硕士,无论是否专业从事古籍研究,至少都是对文本非常熟悉,足以为其他“同学”提供帮助的人。而参加这样的聚读活动,有些小组是全免费的,有些则收取每次30元左右的茶点费用。

  除此之外,“国学新知”还会在每个月选择两三个周末,举办各种与古典文化相关的文化沙龙,在沙龙上做报告的有不少是名家。徐渊说:“文化沙龙请来的专家,有些是高校里学术水平受到相当认可的专业学者,有些甚至是我们从民间"挖"出来的。”

  读这些古籍,不是为了熬“心灵鸡汤”

  徐渊的名片上印的头衔是“新知书院山长”。“山长”是历代对书院讲学者的称谓,这个称谓一直沿用到清末废除科举之前,大约相当于书院的院长。

  毫无疑问,徐渊个人的兴趣,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国学新知”现在的格局“我们所读的不仅仅是古籍,准确来说都是先秦时期的古籍。”有人说,读书的目的在于“无所谓而为之”,徐渊的态度也很明确:“读先秦古籍,并不是为了拿来派什么用场,而是让阅读者接近、亲近古典社会,了解那个时代的所思所想。”

  徐渊特别强调的是,读那些古籍,绝不是为了从中找到一些所谓人生的启示,甚至是解决生活中所遇到的实际问题的办法。他想构建的读书会重在“贴近文本”,大家只是在追寻古籍文本自身的意思,而不是那种“心灵鸡汤”式的发散,或者互相交流一些人生体悟。他对记者说:“其实这也是学术界的状况,一流学者在研究文本,而那些做阐发的学者,也就是二流水平。”

  社会效益高,“这样的事为何没人做?”

  如今的“国学新知”已经办得相当有声有色,在爱好国学的年轻人之中,也已经有了不小的影响力。但经济账似乎是无法回避的。徐渊很坦然地说:“当然亏钱,房租是一笔费用,还有一些举办活动时工作人员的人力投入,还有办文化沙龙时请老师的讲课费。算下来,大概一年亏了十几万。”但他还是要把书院设在市中心比邻地铁站的“黄金地段”,否则就违背了“城市文化行为的特点”,年轻人就很难参与到聚读活动之中。“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办一个这样的读书会,相比它巨大的社会效益产出,其实投入的费用还是很低的。但为什么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呢?”徐渊说,让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的是,这种年轻人聚读古籍的读书会,据他所知“国学新知”竟然是第一个。他告诉记者,“国学新知”常收到一些外地网友的询问:“你们在北京、广州有没有办类似的活动?”他说,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做这方面尝试。

  办这些读书会,徐渊并不是想将这种模式据为己有。“其实,一个读书会如果超过20个人,效率和读书的效果就会下降。”他的愿望在于:“国学新知是一个起点,希望在这里参加过读书活动的人,能够把这里的经验传播出去,就像星星之火那样,"燎"遍上海甚至更大的范围。”

  记者体验

  古人的思辨穿越千年时空 台湾书友看简体《孟子》有点难

  “国学新知”究竟是怎样的?当代都市白领青年“聚读”古籍经典,将会是个怎样的场面呢?不久前,记者参加了仁达读典会在“新知书院”组织的一次《孟子》读书活动。

  读书活动于当晚7点开始。时间还没到,“新知书院”的后门已经聚集了大约10位读书会的参与者。他们之间的很多人已经彼此熟悉,聚在一起聊着家常。

  当天读的内容是《孟子·告子章上》。和其他的读书会有所不同,这个小组并没有专门的领读人,但当天有一位成员轮值担任主持人。那天来参加聚读活动的一共有10来个年轻人,过了7点,也有因为工作忙而迟到的成员陆续赶来。记者注意到,迟到的人只是在边上拉一个椅子坐下,一点声音都没有,非常小心翼翼,不影响大家。

  按照约定,成员们应该在聚读活动之前做好预习,消除古籍中的发音、文字障碍。

  告子曰:“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根据《孟子》原文的划分,每人会朗读其中的一段,并大致解释这一段内容的涵义。

  在聚读《告子章》的过程中,大家会互相交流,谈到“告子”也是战国时期的一位思想家,但因为种种原因,他的著述没有流传下来,但告子的一些思想通过其他的古籍得以记载。在这一期聚读的内容之中,就集中体现了孟子和告子,对于“人性”这一问题的不同观点,这也引发了参与者的探讨。“告子觉得,人性没有善与不善之分,就像湍急的流水,东边有缺口了就往东边流,西边有缺口了就往西边流。”“而孟子又反驳告子的观点说,水确实不固定往东边流,或者往西边流,但是水永远是从上往下流的,就好像人性永远是善的。”

  两位古人的哲学辩论,穿越了几千年的时光,又在“国学书院”里重现。参与者们有的说:“我觉得,孟子所采用的辩论方法很特殊,他并不是直接说告子说得对不对,而是转而说另一个问题,以此来证明告子的观点不对。这样的方法贯穿了整个《告子章》。”也有人补充说:“我觉得,孟子的论述有一点自然主义哲学的色彩,自然主义哲学常用喻证法,但比喻确实不是一种严格的论证方法……”

  对于一段的研讨结束之后,大家又会接着读下一段。但是聚读者们十分明确:“人性的问题争论了几千年,我们并不探讨孟子的观点正确,或者告子的观点正确,我们只是在探求文本本身的涵义。”

  1个小时的阅读之后,进入了休息时间,几名新来的成员作了自我介绍,和长期参加的成员互相认识。参与者中有法官、律师、高校教师、媒体从业者,还有太极拳武馆的教练,甚至还有来自台湾的同胞。从台湾来的张小姐说:“在台湾,我们从小也很注重学习古籍,现在感觉有些生疏了,于是又来参加这样的读书活动。很高兴认识各位。”有意思的是,她还对简体字版的《孟子》看得不太习惯。

  短暂的休息之后,继续下1个小时的读书活动。晚上9点多,大家带着收获离开“新知书院”。新朋友、老朋友三五结伴,一路聊天,走进夜色中的时尚都市。

  “山长”语录

  ●“我们的态度很明确,读先秦古籍,并不是为了拿来派什么用场,而是让阅读者接近、亲近古典社会,了解那个时代的所思所想。”

  ●“学术界的状况,一流学者在研究文本,而那些做阐发的学者,也就是二流水平。”

  ●“一定要把书院设在市中心比邻地铁站的"黄金地段",否则就违背了"城市文化行为的特点",年轻人就很难参与到聚读活动之中。”

  ●“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办一个这样的读书会,相比它巨大的社会效益产出,其实投入的费用还是很低的。但为什么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呢?”

  ●“其实,一个读书会如果超过20个人,效率和读书的效果就会下降。希望在这里参加过读书活动的人,能够把这里的经验传播出去,就像星星之火那样,"燎"遍上海甚至更大的范围。”

    编辑:网络百家乐

相关阅读

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

中国西部资讯网:立足西部,远望世界!

Copyright (C) 1996-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