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阿拉伯语|日本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主页 > 孔孟文化 > 图说圣地 >

国学做错了什么,要被拿来伤天害理? 我的娇妻

2017-12-03 13:41   来源:未知
国学做错了什么,要被拿来伤天害理? 我的娇妻


  “传统文化”这四个字,现在被某些人毁得太狠了。

  最近,又有一个开倒车的“女德班”被曝光。它披着传统文化教育的皮,教女学员“做人”——

  

 

  而从@梨视频的报道中看,它宣扬的内容和今天进步的价值观相比,可以说是糟粕无疑了。

  课堂上,有女学员跪在地上向孔子像忏悔,反复说“我错了”,因为“女子的妆容应该朴素干净”,而自己每天浓妆艳抹,有失妇德。

  

 

  

 

  打扮得惹人注意不行,事业上有成绩更不行了。在这个女德班的说辞中,“女强人下场都不好”,没有哪个小姑娘愿意变成那样。

  

 

  而女德班眼中正确的价值观就是,“女人就不能往上走,就理应处在底层”,女人就是为别人服务而来的。

  

 

  相应的,这个女德班非常注重学员的家务技能——甚至过于注重了,学员被要求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做各种家务,包括擦厕所蹲坑等任务。

  在这种“女人为家庭劳动而生”的价值观之下,点个外卖也是老师口中有失妇道的事情:“你不刷碗,就已经丧失了妇道!”

  而学员自己的忏悔态度也是非常虔诚,擦着马桶时说:“它脏,那我们的心比它还脏”。似乎真的认为自己得到改造之前的所作所为是错的。

  

 

  被曝光的其他愚昧言论还有:

  教导女性守贞:“三个男子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成为剧毒,专伤不洁女啊。”

  婚姻四项基本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坚决不离婚。”

  这些思想的落后与荒唐程度,让有些男性都觉得是毒瘤。

  等等,这“三精成一毒”的理论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耳熟就对了,这时你可能已经回忆起了今年早些时候另一场臭名昭著的女德讲座——

  名号为女德专家的丁璇女士,今年5月在九江学院开办了一场颇受争议的讲座。她关于女性和所谓传统道德的言论在网上传播开后,让无数人惊掉了下巴。(当时我们曾撰写了文章,戳链接)

  除了同一种恐吓女性的调调——“三个不同男人的精液混在一起有毒”,她体现禁欲主义的说辞还有:

  “女性穿着暴露,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

  “小孩头大是因为母亲孕期行房”

  “女性被人强奸属于辱没自家祖宗”

  “女人爱吃猪肉容易变得淫荡”

  

 

  她的言论也是极度压抑女性在婚姻中的平等和权力,不仅宣扬女人应当一味的忍让,还说“女人挨揍身体好,不容易得病”。

  

 

  说到底,这位女德专家所谓的“传统文化”,不过是极度夸张放大了古代男权文化中对女性权利与自由的压抑,把女性放在服从、被支配的地位上,压根就没有从现代普世价值的角度出发,将女性视为与男性平等的人。

  

 

  这些东西一旦接受现在的价值观的审视,自然会招来一片不认同的骂声。

  可是宣扬它的人不仅认识不到它的落后之处,还一直拿传统文化为它美饰,甚至顶着官方认可的头衔(比如丁璇,身为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到处给年轻人宣传,这就真的很让人气愤了——

  传统文化招谁惹谁了,要被祸害成这个瞎说八道、落后愚昧的鬼样子?

  其实这十几年“国学热”的风潮里,女德班并不是第一个令人感到和时代脱节的产物。社会上打着国学、传统文化的幌子却让人感受不到国学真正内涵的现象,一直不见少。

  比如前几年,很多年轻人回到家,发现爸妈被电视上一部叫《圣贤教育改变命运》的纪录片深深吸引。

  结果看着看着发现,纪录片中的主导者,这位前央视主持人陈大惠,他才有可能是“三精成一毒”这种伪科学的鼻祖——

  

 

  而陈大惠和他操办的“中华传统文化公益论坛”,可以说是最近七八年传统文化讲座、论坛等等面向大众的教育形式中,最有代表性的。

  2011年汇集了这些论坛之精华的《圣贤教育改变命运》,在互动百科中这样被介绍:

  作为宣传中华传统文化的公益影片广为流传,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落实弟子规,做好中国人”,作出了重大贡献。

  是的,是那个经常被警惕要批判性阅读的《弟子规》,陈大惠和他的传统文化论坛却把它视为一个很关键的核心思想。

  他们的解读中,常把方向偏到孩子对父母的绝对顺从与服务上,比如对“朝起早,夜眠迟”的解释是,“早上要比父母起得早,晚上要比父母睡得晚,因为要照顾父母。”

  论坛嘉宾更是在演讲中把《弟子规》拔高到了儒家思想的根源地位,宣扬《弟子规》能治社会百病——

  84岁高龄的中共中央党校老教授、《大家都学〈弟子规〉》作者任登第:“《弟子规》是孔孟思想的根,能治社会百病,谁学谁受益,早学早受益。……人人学好《弟子规》,把父母换成老师、科长、处长、师长,你就是好孩子、好学生、好干部, 和谐社会很快就能建成。”

  

 

  同时,这些传统文化论坛也和丁璇、女德班之流一脉相承,鼓吹绝对的禁欲主义和对女性地位的压制。有人总结过陈大惠有两个经典论调:

  女人为什么会得乳腺癌?因为干了男人该干的事。这是违背天理,才会得了乳腺癌。

  男的也不能“意念邪淫”,因为那淫念吸走的,是你的脑髓啊……

  

 

  女人淫荡更是罪无可赦——偷走了别人的脑髓,最终会得到各种病作为报应。

  一个女观众一路从牡丹江跟到鸡西论坛,上台忏悔自己开饭店10年,用苏丹红炒菜,还跳了七八年艳舞:“我偷了很多人的骨髓,肾虚、老年斑、手脚出汗、腰膝酸软、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都在我身上产生了。”(《新周刊》报道)

  所谓的传统文化,就是大张旗鼓地宣扬明显有违科学、误人心智的恐吓性说法吗?

  更反科学的是他们把传统文化鼓吹到了玄学的地步——

  癌症病人看了他们的光盘,学习了“传统文化”一段时间,然后去医院检查,身上的癌细胞一个都没有了。

  如果本意是推广传统文化中有价值的东西,这当然没有错,可是用这种可能“害命”的方式推销了一大堆本该被抛弃的传统糟粕,甚至夹带私货,真的好吗?

  更加害人的歪曲,是上升到了打着国学的幌子进行人身伤害的层面。

  比如前段时间被曝光的、引起众怒的豫章书院,它们曾经用国学把自己包装成了修身养性的地方,迷惑了大量为“问题少年”头疼的家长,也吸引了很多想让孩子接受传统文化熏陶的人。

  

 

  △

  2013年媒体探访豫章书院“国学生活”

  结果今年经曝光后,我们得知这样一个曾经在历史上有辉煌育人历史的书院,继承的不是那些真正能让人修身养性的文化,而是暴力惩戒。

  多个曾在豫章书院接受改造的亲历者称,他们被关在脏乱差的小黑屋中,不给吃饭,美其名曰培养吃苦耐劳精神;

  体罚学生,用半米长的铁尺子或木尺子打手心,或用一米长、小拇指粗的钢筋“龙鞭”打屁股;

  有人为了逃离,甚至吞洗衣液自杀,还因此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但书院把孩子接回来,灌水催吐,并不告诉家长……

  

 

  而豫章书院校长吴军豹曾经在采访中大谈,“讲《中小学生守则》不如讲《弟子规》”,认为孝文化——在某些人理解中代表着绝对服从——是教的根本。

  所以豫章书院会有“打服”的思路,一点也不奇怪。

  在某些人的手里,国学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当某些父母和所谓的“教育者”希望建立绝对的威慑力,需要孩子变成绝对的顺从者,他们披上国学这层看似很有教育意义的外衣,擅自把内核歪曲成绝对的权力和人性的泯灭。

  几千年传统文化留给我们的精神滋养,就该如他们所歪曲的这样吗?相信大家心中自有论断。

  在国学热潮中,其他很多现象未必在国学的外衣下恶得那么那么明显,但也时常让人警惕和疑惑。

  比如去年曾经有网友爆料,自己被妈妈送到一个神神叨叨的教育机构,号称能获得“宇宙能量”——

  

 

  通过它们神奇的教育方式,两天就能速成出口正常的诗人。

  中间的荒唐并不难识破,这让人不禁想问,国学对有些人来说到底是手段还是目的,还是只是利用了国学的神秘感而敛财的幌子?

  但国学不仅被迷信它的家长青睐,也被很多中小型企业的管理者青睐。

  很多所谓的国学教育机构、讲堂会向企业兜售自己的国学管理课程,比如打造出用中国传统文化概念包裹的管理理论——

  

 

  再比如这种很常见的理论:“对基础员工的管理用法家思想,对中层员工的管理用道家思想,对高层员工的管理用儒家思想”……

  但是,大学里的中国古代哲学教授都不敢说自己完全了解这么多流派的真正内涵吧。

  也有人亲身经历过公司组织的所谓传统文化课程——

  @书剑飘零生:2014年9月下旬,又被公司派往山东威海学习传统文化课程,这次也是5天。下面讲几个事例:每天早上大家围成一个大圈,手拉手缓慢的一圈圈的旋转,口中不停的念着:“我是个坏孩子!我悔!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有德行的好孩子!”

  这种画风,让人很难不质疑国学的外衣和营利的趋势下,究竟有几分含金量。

  对国学教育的追捧,也正在慢慢改变一些人对教育体制的想法,影响到了他们的行动。

  现在社会上逐渐兴起了脱离九年义务教育的国学私塾。在为孩子选择私塾的家长眼中,现行的教育体制存在太多弊端,而注重修身养性的国学教育似乎是能让孩子快乐成长的更好的选择。

  

 

  但也有人因此质疑,只读经而抛弃现代学科,会不会影响孩子的成长?脱离了社会的世外桃源式课堂,会不会让孩子缺失本应从现代学校中获得的社交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

  “国学”的外衣总是自带文化修养滤镜,但是真正实践起来的分寸却很难掌握。

  学者、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就曾这样评价某些国学私塾:

  “它不能取代义务教育,我们的教育方针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课程设置也非常严肃,既要符合法律,也要遵循教育规律。而且,传统文化中也有糟粕,现在有些班里,恰恰用的是那些糟粕。有些组织私塾和读经班的人,自己都不识几个字,有些是为了牟利,有些是作秀,还有一些很偏执。”

  

 

  尊崇国学就意味着完全的复古,完全地抛弃现代教育吗?这也成了现在教育领域一个需要被思考的问题。

  日常义务教育中,对某些国学不加批判的推崇也在点点滴滴地渗透。

  有不少网友反应,发现自己身边的孩子,被要求背诵《三字经》、《弟子规》。

  

 

  

 

  发下来的国学教材中,也不乏略显浮夸的价值观。

  

 

  我们知道,官方对教育的规划是主张在课程中增加传统文化比重的——

  《国家“十一五”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在中学语文课程中适当增加传统经典范文、诗词的比重,中小学各学科课程都要结合学科特点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

  可是只要是古代的东西就奉为经典,不加筛选、斟酌地让小孩子洗脑式背诵,无论是他们记住了,还是没记住,都足够让人担心的。

  在很多时候,国学热潮也不止是民间自发的行动,社会管理者主动将这股风气落实到了社会建设的层面。

  在新闻通稿中可以见到,像这样↓的“国学社区”不在少数。

  

 

  国学社区是以社区为单位,用国学讲堂等形式向社区居民传播国学经典,例如带着小孩诵读《弟子规》。

  

 

  10年前更曾经有过将这股国学风转化成公共工程的尝试——

  2008年3月1日,山东省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悬赏总计逾890万元面向全球征集中华文化标志城创意规划方案,引起巨大争议。

  

 

  这座中华文化标志城,是打算以曲阜、邹城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为依托,以“四孔”、“四孟”等古文物、古遗址为载体,以把两城融为一体为建设方向,预计耗资300亿。

  当年两会,逾百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要求该方案必须再进行科学论证。大家质疑的都是,花费巨大的财力和公共资源去建一个新城,只为了满足表面看起来复古的壳子,是否能让它真正有内涵,会不会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

  到今天,大家都很疑惑它还建不建,但在不起眼的新闻中,这个项目似乎还是在运转着的。

  

 

  不难看出,从官方到民间,从政策决定者、执行者到普通的生意人,整个社会都想沾沾国学的光,从传统文化分一杯羹。

  官方取向大力弘扬传统文化,教育体系慢慢渗透,商人也以国学为卖点,兜售所谓的国学知识,招徕一批又一批自愿上钩的人。

  可是在这个大力宣扬国学的氛围中,在这个谁都能披个国学的外衣搞事情的状况里,我们真的搞懂了要从国学中汲取的是什么吗?

  那些被诟病的“国学”外壳下,其实掺杂了太多变味的东西——

  官方大力推崇传统文化的导向,客观上纵容了丁璇之流能顶着省级传统文化研究会干部、女德专家的名号给自己张目,和各级教育系统中不加思辨地推广所谓国学“经典”。

  贩卖国学的人利用大众对国学缺乏了解、又十分尊崇传统文化的心理,故弄玄虚地国学套上神秘的、“不可说”的外衣,把自己奉为一个不容置疑的解读者,掩盖了自己在真才实学上的不足,进而可以毫无顾忌地圈钱忽悠。

  大众自己没有条件和能力去读国学经典,亲自辨别好坏真伪,就给了擅长用语言蛊惑人心的人可乘之机。或者说,他们也是在选择自己本来就相信的东西,用“专家学者”的外衣获得自我肯定。

  结果这些对国学“各取所需”的人合力形成了一个怪圈:盲目相信所谓“国学专家”,将传统文化歪曲解读、为我所用,同时自负自大,拒绝接受外来文化与现代价值观。

  我们的社会当然是需要传统文化支撑的。可是学习国学不是让思想观念全盘回到落后的过去,而是为了更好地面对未来。

  如果披着国学的外衣却连最基本的价值观——人权,平等,尊重——都缺失,那么鼓吹国学和传统文化的人,就显得很可笑了。

  开头那个女德班所属学校的校长曾经在演讲中铿锵有力地说:弘扬传统文化,救国救民!

  

 

  可是如果国学只是被利用的工具,是被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甚至是谋取某些昧良心利益的避风港,那么盲目推崇如此“国学”、如此“传统”,根本就是只是害国害民吧。


    编辑:网上百家乐

相关阅读

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

中国西部资讯网:立足西部,远望世界!

Copyright (C) 1996-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